巴蜀學校首任校長周勖成

作者:趙賓    來源:北碚區    點擊數:    更新時間: 2021-7-5

在重慶嘉陵江畔的張家花園,有聞名遐邇的巴蜀小學和巴蜀中學,其前身是1933年由四川省主席王纘緒創辦,集幼稚園、小學、初高中為一體的私立巴蜀學校,首任校長是民建發起人之一的周勖成。

周勖成(1891-1968),教育家,名尚志,字勖成,江蘇吳縣人。1933年,在黃炎培推薦下,出任重慶巴蜀學校首任校長。1945年,參與發起民主建國會,被選為理事 ;新中國成立后,擔任第一、二屆民建中央委員。

“為個人服務社會之準備”

1907年,周勖成16歲畢業于蘇州公立高等小學,與章元善、葉圣陶、顧頡剛等同窗。是時因家業凋零,迫于生計,不能繼續升學深造,只好任教于蘇州木瀆小學,開始了他的教育生涯。

1909年,周勖成得姨父資助,考入上海龍門師范學校就讀。在這所學校中,他除了學習普通中學課程外,還學習了教育學倫理學、心理學和工藝美術等課程。1911年畢業后,至1912年,在廣州兩個優級師范附設的單級師范科當主任,受到辛亥革命時期的國民新政府官員的接見。

1913年至1917年,周勖成回到蘇州,應聘為江蘇省立蘇州女子師范附屬小學主任,兼任女師教員。1918 年至1920 年,周勖成改任美國基督教會在蘇州辦的景海女子師范學校的專職教師。

1921 年至1924年,周勖成到上海,擔任商務印書館的尚公小學校長。在此期間,他加入黃炎培創辦的中華職業教育社?!爸\個性之發展,為個人謀生之準備,為個人服務社會之準備,為國家及世界增進生產力之準備?!薄笆篃o業者有業,使有業者樂業?!秉S炎培中華職業教育社的思想使周勖成投身于教育救國的愛國活動中。

1924 年至1926年,周勖成受愛國華僑陳嘉庚聘請,到集美師范學校任教師。1926 年至1929年秋,周勖成又回到上海,任尚公小學校長,兼任光華大學和暨南大學教員。1929年秋至1932年夏,周勖成再回蘇州,先后擔任景海女師普通師范部教員和附屬小學主任,并兼任昆山、嘉定、青浦三縣的師范學校課程。

 

“巴蜀學校,貢獻最大的勤勞”

1933年, 王纘緒創辦巴蜀學校,盧作孚、康心如、何魯等任校董。王纘緒通過盧作孚向黃炎培的中華職業教育社求助,聘請周勖成、孫伯才、衛楚材等教育專家,由江浙來川主持教務。黃炎培推薦周勖成出任巴蜀學校校長。

周勖成到任之初,便以“公正誠樸”為校訓,含義是:公而忘私,正大光明,誠實無欺,樸實無華。公:公正、公平、公開,體現在品質和胸襟上的公而忘私;正:正直、正氣、正義,體現在言行和作風上的正大光明;誠:真誠、誠信、忠誠,體現在思想和行為上的誠實做人;樸:質樸、淳樸、樸素,體現在工作和生活上的樸實無華。

周勖成明確“兒童本位”的教育原則、“手腦并用”的教育目標和“教養兼施”的教育模式,將“兒童中心論”、“生活即教育”等理論融入學校教育中,辦學公正無私、有教無類。巴蜀學校早期招收的多為國民政府軍政官員子弟,周勖成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使家境貧寒的子女也能夠入學讀書,逐漸改變了學校的貴族性質。他倡導實施混合設計教學法,廢除班級授課制,打破學科體系,把跟兒童生活有關的問題或事件作為組織教材的中心,使學生在做事中求學問。

周勖成采用“手腦并用,身心互通”的教學方法,重啟發和實踐,讓學生自行創辦合作社、銀行、指導團、農場、由專職人員輔導,培養學生獨立自主工作能力。他注重環境育人,組織教員精心設計,使用文學、算術、美術等學科素材布置育人環境,使巴蜀校園成為自然人文輝映的殿堂。同在巴蜀學校任教的葉圣陶在日記中這樣描述:“巴蜀園,幽趣甚多,隨處有小林,有泉石,可憩坐而觀玩……蟬聲、泉聲而外,絕無他響,殊覺享受非凡?!?/P>

周勖成請葉圣陶撰寫《巴蜀學校校歌》:

我們的巴蜀學校,竹樹茂密,江山環抱。

我們的巴蜀學校,教養兼施,中小并包。

巴蜀,是我們的樂園,這里的生活環境那么好。

巴蜀,是人才的苗圃,這里的培植功能那么高。

我們的大西南,正待開發。

我們的新中國,正待建造。

巴蜀學校,巴蜀學校,愿在這大事業中,貢獻最大的勤勞。

1937年,巴蜀學校被教育部指定為“優良中學”,國民政府主席林森親題“成績斐然”匾額。

“國際形勢與中國抗戰”

1940年9月29日,為了對學生實施愛國主義教育,周勖成請周恩來到學校作著名《抗戰九問》的演講。周恩來用三個小時,就“國際形勢與中國抗戰”,以“高亢的聲音”和“坦白誠摯的態度”,系統闡明抗戰面臨的困難和有利的條件,以及必勝的道理,對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發展到中國抗日戰爭的發展方向等方面的問題,作了精辟透徹的分析,號召工商界、各階層人士團結起來,做好人力、物力、財力的準備,使到會的幾千聽眾群情振奮,郁結于心的陰霾一掃而光。

抗戰期間,黃炎培攜中華職業教育社由滬遷往重慶巴蜀學校。1945年1月11日,黃炎培在此寫成《菁園四絕》:

小住觀音巖下安,極天金碧得奇觀。

出門二百七十級,步步渾忘蜀道難。

風姨與我看山便,翦破花恒不著邊。

笑問工師此何意,新型一九四五年。

呼娘學步跌當門,疑是雛孫是外孫。

六六齡差父若女,優生學者待深訖。

二十八年長食蔬,室無經卷有妻孥。

生生物族權天賦,超繩三民一信徒。

是年3月31日,黃炎培枕上成詩《菁園之夜》:

菁園移住又三年,劫外童丱信有緣。

別院金絲喧壞壁,層峰燈光燦圜天。

社樓公退風鳴柝,巖市人歸月上弦。

堊竹堂成仍比樂,吳頭蜀尾一山川。

同年7月1日,黃炎培晨七時離菁園,訪問延安,同毛澤東、周恩來等共商國家大事,竭力促成國共合作。從延安歸來后,黃炎培十分興奮,夫唱婦隨,合作寫成《延安歸來》一書及與毛澤東“歷史周期率”的對話。8月10日,《延安歸來》在重慶出版發行。

“不堪出峽后,昔昔夢菁園?!秉S炎培在《憶菁園》說。重慶成了黃炎培的第二故鄉,巴蜀學校,也成了黃炎培第二故鄉的家。

 

“向青年朋友貢獻幾句話”

1950年5月4日,周勖成在重慶《大公報》發表“向青年朋友貢獻幾句話”。他說:“五四”運動到今天已是三十一周年了。對于這一個青年的節日,我們是如何的興奮!況且這又是重慶解放后的第一個“五四”。

在新民主主義建國的過程中,需要無數的青年朋友們站在第一線上,起帶頭作用和骨干作用。今天是青年自己的節日,我很興奮而又很誠懇的貢獻幾句話:

第一,“革命的基礎,建立在高深的學問和嚴密的組織與紀律上?!睂W問當然不是死讀書。但也絕不是盡在書本以外。所以青年的學習范圍,是要把讀書包括在內的……學生以正課的學習為主,其他的活動以不妨礙學習正課的學習為原則……組織與紀律,更是絕對需要的,否則一盤散沙,烏合之眾,能辦成什么事呢?所以我們必須服從組織與遵守紀律……

第二,文化上的老八股、老教條、反人民、反革命,為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官僚資本主義的東西,我們當然要堅決的反對和徹底的鏟除……

第三,“五四”運動時就提出了“科學與民主”。馬馬虎虎,隨隨便便,無組織,無紀律,是不科學的。不愿聽不接受別人的意見,又不虛心選擇大眾公認的或領導組織所認可的好辦法,而來自作主張,自以為是,是不民主的。知識分子的青年朋友,也很容易犯這種錯誤。我們不可不檢點提防,不可違反了“五四”運動的基本精神!

“一切不動,只許辦好,不許辦壞”

周勖成擔任校長18年,巴蜀學校成為國內一流、世界知名的受人尊敬的中華名校。新中國成立后,1950年巴蜀學校由私立改為公辦,由西南軍政委員會接管,成為西南局干部子弟學校,鄧小平指示“一切不動,只許辦好,不許辦壞”。1955年8月,巴蜀學校一分為三,分為巴蜀小學和巴蜀中學等重點專業教育機構。

回顧“巴蜀”的前世今生,人才輩出,群星璀璨。學校為國家培養了數萬莘莘學子,其中不乏政治家、軍事家、科學家、文學家、藝術家和企業家: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民建中央原主席陳昌智,國務院原副總理鄒家華,全國政協原副主席閻明復,國家關工委原副主任朱琳,民建中央原副主席黃大能,重慶市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民建市委會原主委盧曉鐘,民生實業(集團)公司董事長盧國紀、八一電影制片廠原廠長王曉棠,北京市城鄉規劃委員會副主任劉永清,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和江姐之子彭云,等等。陳昌智、劉永清、朱琳等老校友曾回訪母校,對“巴蜀”給予了高度評價,極大鼓舞新巴蜀師生奮勇向前?!鞍褪瘛?,沉淀著周勖成歷史的成就和筑就著現代的輝煌。

 

參考文獻:

艾西由:教育家周勖成傳

李小鷹: 周勖成教育實踐初探(《西南師范大學學報》2003年第一期)

周勖成:向青年朋友貢獻幾句話(《大公報》1950年5月4日)

趙賓: 黃炎培的菁園往事(《團結報》2016年6月23日)

 


上一條: [ 黨旗100年 ]
后一條: [ 世代銘記黨的恩情,永遠跟黨信念不移——寫在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之際 ]

[打印] [關閉] [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