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芷邨:清溪下渝州的實業路

作者:趙賓    來源:北碚區    點擊數:    更新時間: 2021-6-21

“夜發清溪向三峽,思君不見下渝州?!?895年,寧芷邨降生于李白名篇中峨眉山麓樂山市犍為縣的清溪鎮。馬邊河與岷江交匯,清溪水養育著他。懷著實業報國的理想,寧芷邨依依不舍順江去向了重慶,成就了一番事業。

 

出生書香門第、商賈世家

清水溪物華天寶,人杰地靈,“清溪漁唱”乃犍為八景之一?!拔壹易婕甭槌?,清嘉慶時經商來四川定居在這里,到我們這代已是第六輩人了。由于注重讀書,追求功名,我們在清水溪被稱為世家?!卑耸甏?,寧芷邨在《我經歷三個時代》寫道。

在“仕而優則學,學而優則仕”的舊中國,寧芷邨(又名寧泉禮、寧藩齡,號子春)出生于書香門第、商業世家。祖父為優貢,后任知州知府;二叔是進士;四叔是舉人,為皇宮教習,三任知縣。寧芷邨的父親寧承英,繼承家業,經營鹽業和釀酒等商業;母親王氏生育八個子女,寧芷邨排行老六。

“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睂幨霞易寰圩宥?,建有祠堂,設有私塾。祖輩及父兄思想開通,男孩女孩同窗讀書,與封建社會“男女七歲不同席”的舊禮教大相徑庭。寧芷邨5歲發蒙入塾,教書先生是他叔輩一位前清秀才。寧芷邨從小苦讀《四書》《五經》等,通過“入學中舉,會進殿翰”的科舉仕途。

1904年,9歲的寧芷邨進入任犍為教育局長大哥辦的縣城學校,進入高小。1906年,12歲的寧芷邨考入成都府中學堂,1911年經歷了四川保路運動,1912年畢業。

1918年,寧芷邨拒絕去日本留學,于1919年,24歲考入北京法政專門學校,積極投身“五四運動”,被選為學生組織評議會評議長。學校出版《法政學報》,寧芷邨當選為社長,組織宣傳“五四”新文化,反對帝國主義、封建主義,向傳統的舊習慣勢力宣戰。

1922年,27歲的寧芷邨畢業后回到四川,受聘樂山聯合中學教務主任,不久薦為犍為視學,后改為教育局長,實現教育救國救民的理想。在掌管教育工作中,寧芷邨著力解決教育經費問題,主要精力放在把縣設的中學辦好,建造新校舍,聘請人才,充實師資,改進教學,創辦了一批高小和初小學校,使更多的學子入學就讀。

寧芷邨故居

 

創辦西南第一家水泥廠——四川水泥廠

二十年代,在四川軍閥割據的歲月,亂世出英雄。幾經周折,寧芷邨輾轉到了重慶,走上了實業救國的道路。

1934年,寧芷邨與華西公司幾位實業界人士分析時局,借助華西公司技術力量,擬創辦一家與華西業務相配合的工廠。于是,他前往北京、上海等地考察。在上海參觀龍華水泥廠時,受到“火柴大王” 劉鴻生支持,受到各方人士紛紛贊同,競相促成。寧芷邨從上海買回機器設備,由盧作孚的民生輪船公司運抵重慶,運費折合入股;并受到川鹽銀行董事長吳受彤、華西公司董事長劉航琛、重慶行營秘書長楊永泰等鼎力相助,創辦了西南第一家水泥廠——四川水泥廠。水泥廠從1935年10月開始籌資,共集資200萬元,所有機器設備均為丹麥進口,工人250人,工廠設計、安裝由華西公司和德國米亞格廠承擔,電力由重慶電力公負責,技術人員由龍華水泥廠支援。經過一年半的時間,到1937年4月投入生產,商標定名為“川牌”,月產水泥1萬余桶,年生產能力為4.5萬噸。水泥廠開工不久,迎來了大批遷川工廠需要大量水泥的黃金時代,加大生產,保障供給,投入了用水泥支援抗戰的年代。

 

開辦四川民營銀行之首——和通銀行

與之同時,1934年,寧芷邨與吳晉航合作開辦了和成錢莊,后擴大成和成銀行。寧芷邨還獨自創辦了一個和通錢莊,后也改為和通銀行,為實業的興辦和發展所需資金的流通調劑起到相當的作用。1936牟11月,寧芷邨并接收重慶平民銀行,1938年12月又創辦了嘉陽煤礦。

1937年9月,抗戰爆發,全國和地方發行的公債暴跌,金融市場陷入風雨飄搖之中。寧芷邨的重慶平民銀行與范紹增的四川商業銀行和劉航琛的川康殖業銀行合并。三行合并為川康平民商業銀行,劉航琛為董事長,寧芷邨為常務董事兼總經理,資本為法幣400萬元,居四川民營銀行之首。

三行合并的前不久的一天,一位平民銀行的女行員找到寧芷邨,說要請長假離去。寧芷邨感到很突然,問她:“為企業計,現在正在發展,前途可觀;為個人計,一個女孩子找工作很不容易,你工作得又不錯,現在又正缺人,你為什么要請長假呢?”這位女行員對寧芷邨說她要到延安去,叫寧芷邨替她保密。從那時起,寧芷邨一直為她保密。人各有志,寧芷邨同意她辭職,支援并掩護她奔赴延安。這位女行員就是解放后新中國的第一個女大使丁雪松。

寧芷邨故居

 

聆聽周恩來殷切教誨

抗戰時期,周恩來在重慶為發展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爭取民族資產階級和地方勢力作了大量工作??箲饎倮?,毛澤東親臨重慶參加和談,使全國愛好和平的人士無不額手稱慶。但國民黨頑固派堅持反共反人民的立場,內戰危機迫在眉睫。在這兩個前途、兩種命運的大決戰之際,民族資產階級和一切中間階級的去從問題,寧芷邨和許多人一樣迷或不解。

1946年初秋,周恩來通過《新民報》社長陳銘德邀集胡子昂、劉航琛、劉正華、浦熙修等,在大溪溝寧芷邨的家里談話。不尋常的事,寧芷邨冒著風險,毅然答應。寧芷邨后來回憶,那天上午,他們剛吃過早飯不久,正在窗前漫步,忽見一人邁著穩健的步伐走進他家,他趕緊招呼全家人來看,并認清的確是周恩來。這種偉大人物的平凡作風,使他們深受感動,趕快把周恩來迎進屋內。不久,被邀人陸續到齊,他們就開始了正式談話。周恩來說到“現在主要是政治問題,而不單是經濟問題?!苯又芏鱽碚劦搅藝鴥韧庑蝿?,揭露了蔣介石破壞《雙十協定》,撕毀《政協決議》,進攻解放區,準備發動全面內戰,表明了在這場光明與黑暗的大決戰中,共產黨動員全國人民,用一切方法制止內戰的決心,同時還給愛國的工商業者指出了一個光明的前途,不能再對蔣家王朝存有幻想,而應該投身到這場人民民主解放運動中去。

周恩來說“以經濟問題掩蓋政治問題的傾向,不過是自欺欺人之談罷了。所以當前解決政治問題比解決其他問題顯得更為迫切?!边@次談話給寧芷邨等指明了正確的方向和前進的道路。寧芷邨等在座的絕大多數人都受到很大的教育,傳播出去,更多的工商界人士也得到鼓舞和啟發,消除了顧慮,認清了時局。后來促使一些工商界的頭面人物在重慶臨近解放時沒有跟著蔣介石反動派跑,留在大陸,參加了新祖國的建設行列。

寧芷邨(1895-1984)

 

黃炎培動員加入民主建國會

1945年,抗戰勝利后,黃炎培同聚興誠銀行協理黃云鵬到川康銀行去找寧芷邨,進行了懇切的談話。寧芷邨當時擔任銀行、商業組織董事長及董事20多個。黃炎培對寧芷邨說:“你不愿意參加政黨,但是你現在工商界負有一定責任,有實際職務,一定會有發展工商業的要求,是否感到說出來達不到自己的要求?解決不了問題?”寧芷邨感到這幾句話真是說到了他的心坎上,連連答道:“是這樣的?!秉S炎培又說:“一個人說話力量不大,眾人一起說話就有力量了?,F在我們準備成立一個團體,并無政治野心,主要目的是為工商界的困難進行呼吁,為維護工商界利益而與政府對話,要求政治幫助,使說話更有力量?!边@時,實業界存在的困難甚多,正盼有待抒解。寧芷邨聽后,認為黃炎培說得很有道理,加之黃炎培是著名大學者,極為欽佩,于是竭力贊成黃炎培的主張,便積極參加民主建國會的籌建。12月16日,民主建國會在白象街西南實業大廈召開成立大會,寧芷邨(民建史書載“寧芷村”)被選為理事,從此政治上找到了明確的方向,走上了民主建設的革命之路。

新中國成立后,寧芷邨曾任重慶市政協第二至第七屆委員、市工商聯執委和常委、民建市委和市工商聯文史資料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四川省工商聯合會顧問等職。寧芷邨著有《回憶四川水泥廠》《大華生絲公司的創立與結局》《華西實業公司的演變》《中國興業公司始未記》等名篇著作。1984年9月3日,寧芷邨卒于重慶市,享年90歲。


上一條: [ 尋找“中國精神” ]
后一條: [ 從楚辭中感受屈原的愛國主義精神 ]

[打印] [關閉] [頂部]